笔趣阁 > 将军好凶猛 > 第二十一章 处置

第二十一章 处置


月色洒在石阶之上,有如覆上一层白霜,令叫更觉清寒。

厢殿之中,烛火通明,朱沆从淮川驰归,连一口气都没得歇下,就被召入宫中;周鹤、高纯年、顾蕃、胡楷、许蔚、文横岳以及即将出任荆北兵马都部署的王番等人,也都紧急进宫听取淮上最新的动态。

“微臣离开淮川时,民众悉已渡河撤入南岸,靖胜侯坐镇淮川,有楚山精锐两千、残卒乡兵四千余人,敌军虽然再次迫近,却不敢再仓促进攻,于淮川城北结下大营,不断调入人马、物资过去,也紧罗密鼓打造战械,”

朱沆坐于绣墩,缓着气将淮川最新的情况禀于建继帝及诸相,

“靖胜侯坐镇淮川,不虞出什么问题,但叛将岳海楼此时往真阳调集人马、粮草,楚山精锐仅有一万余众,难以兼顾两端,淮川还是要放弃掉。潢川、光山亦不能守,靖胜侯主张宣威军在光州之残部,皆撤守九里关,只要青衣岭、楚山城、石门岭不失,虏兵在这个冬季就不敢举大军进袭九里关……”

“还是太凶险啊,九里关一破,往南就是荆北腹地,既无兵也无险据守啊!”周鹤皱着眉头,担忧说道,“虽说虏兵不会大举进袭九里关,但也会派出一两万人马渡河牵制淮南、淮上的侧翼,没有楚山精锐峙守,仅依赖宣威军残卒,恐怕还是有隐患啊!”

“宣威军残部,徐怀委以何将主持?”建继帝问道。

诸多事,徐怀都已写入奏章,但这会儿众人都还没有来得及看徐怀托朱沆携归的奏章,有什么事还是直接询问朱沆来得方便。

“徐怀举荐都虞侯陈子箫任天雄军第六将,”朱沆担心在座有人不熟悉陈子箫,介绍道,“陈子箫原乃契丹汉将韩伦,犯事被贬,天宣二年奉萧林石遣入中原,于桐柏山落草为寇;天宣五年阴附蔡府私吏郑恢、董其锋,掀起匪乱,天宣六年受招安赴岚州任营指挥使。第一次北征伐燕,陈子箫为萧林石密谋,重挫天雄军。陛下起兵渡河守沁水,靖胜侯率部远袭太原,陈子箫皆积极联络萧林石部助阵——其人能力、手段都是过人,也知兵善战。之后归于靖胜侯麾下,但与楚山众人有隙,一直没有机会领兵……”

桐柏山匪乱,从头到尾都是郑恢、董其锋及陈子箫等人的阴谋,却使桐柏山死伤数万众,很显然徐怀麾下、主要出身桐柏山的嫡系精锐,是不会服庸陈子箫统领的。

周鹤、高纯年对陈子箫不甚熟悉,而陈子箫以往种种也只是各奉其主,他们也信奉“入华夏则华夏之”的准则。

而恰恰是陈子箫过往种种,叫他们觉得陈子箫当得起“能力”、“手腕”过人这个评价。

不过,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徐怀选将没有问题,但是宣威军残部到底还剩多少战斗力,实在令人堪忧。

商议来商议去,众人这时候也不想给楚山太大的压力,令其死守潢川、光山等城,最终决定从右宣武军调两厢兵马去驻守位于九里关以南的安州孝昌城。

这样一来,即便九里关、信阳有什么闪失,也不至于彻底的手足无措。

不过想想从陕西、河洛,再到淮上、寿春,一处处战火正燃,形势危急,没有一处令众人看到希望,气氛也是压抑之极。

谈到这里,建继帝着周鹤、高纯年等人先告退歇息,单留朱沆在宫中说话。

“微臣归襄阳,听说诸公意思是要将刘献流贬崖州?”朱沆猜到建继帝单独留他是为处置刘献之事,先张口问道。

如何处置刘献轻敌失军之罪,谏台及中书门下省有权奏议,徐怀作为外将,需要避讳。

因此建继帝才叫朱沆私下里问一问徐怀的意见,不会传诏征询,徐怀也轻易不会对此事上奏表。

“是啊,论其罪,流贬崖州都是轻的!”赵湍坐在龙椅之上叹气道。

好不容易以为只要熬过这个冬天,至少襄阳形势会有所改观,却不想淮上第一仗会败得这么惨。

这不也证明淮王赵观无视襄阳的诏谕,弃守徐、宿,使韩时良部撤守泗州,是正确的吗?

这么想,也凿实叫人愤怒、沮丧。

“徐怀如何说?”赵湍又问道。

“徐怀说刘献失军罪大恶极,但他为陛下分忧之心拳拳!”朱沆说道。

“……”赵湍苦笑道,“这哪里是替朕分忧?是嫌朕颅顶白发不够多啊!”

“胡虏第一次南略,刘献输粮输兵,皆在诸路之上;胡虏再次南略,刘献集结二万兵马,奈何汴梁有诏,不得于行。陛下及诸将吏初至襄阳,行陋居简,刘献使其子携器皿锦被及钱帛十数船以慰陛下,”朱沆说道,“不瞒陛下,微臣此时宅子里睡的锦被,还是刘献所赠,微臣要是替刘献说几句话,陛下不会认为是微臣有私心吧?”

“你觉得当如何处置?”赵湍问道。

“刘献失军之罪不可轻饶,陛下当将其贬为庶民,令其居襄阳宅中反省其罪!”朱沆说道。

“都贬了也不合适,他是科举取士,也是凭他自己能力考出来的,那就给他保留一个进士出身,其他都捋干净了,令其居家省罪!”赵湍作出决定,又问侍立一旁的乔继恩,“你觉得如此处置刘献如何?”

“陛下英明!”乔继恩说道。

乔继恩在赵湍身边伺候,当然清楚赵湍气恼之余,还是不想对刘献下手太重。然而宣威军覆灭的影响太恶劣,对襄阳好不容易恢复一些的士气打击太大。

当然了,宣威军覆灭,对淮上等地的守军影响更为直接。

倘若楚山及舞阳将吏对刘献失军之罪愤怒不已,赵湍即便再想给刘献留一线,也只能“挥泪”了。

流贬崖州,看似还会给刘献安排一个团练使、团练副使的虚衔,然而万里遥遥,实际上是完全掐断刘献复起的可能,说不定还会早早病亡于瘴疬之地。

现在嘛,哪怕是真将刘献贬为白身,但只要留在襄阳,等形势稳定下来,等世人对宣威军覆灭之事淡忘了,想要再起用刘献,那也只是一纸诏书的事儿。

…………

…………

刘献确实想着据光州抵抗胡虏,除了两万多兵马外,潢川、光山、淮川及九里关四城(关),官储粮食总计高达五十万石。

除开给南撤疏散的民众,按口总计放出小二十万石粮食外,其他三十多万石官储粮,统统经水路转运信阳。

刘献在光州储备如此之多的粮食,主要从荆北诸州走陆路经九里关南下运来,其间动用大批的骡马,此时犹有上万匹骡马留在潢川、光山等地。

许亢作为荆湖北路转运副使,专司粮草督运之事,运军也是他直接掌握,但除了襄阳下旨,明确着九里关以南地域,并由楚山节制、调度,许亢也不觉得荆北监司态度强硬,真能从徐怀手里将这些粮食、骡马讨要回去,甚至还会恶了关系。

淮川、潢川、光山虽说也算淮水中上游流域,但水势要比桐柏山里的淮水浩荡得多。

楚山船运及造船业,原先也就信阳、罗山以及位于汝水之滨的新蔡有一些规模,但仅在信阳有一家小型造船场。

徐怀从信阳、罗山及新蔡搜集数百艘舟船,实际上连能较大规模投送骑兵的舟船都没有几艘——主要还是战马所占用的空间太多,需要船舱深阔,这种战船需要有大腹舟船改装。

徐怀年初返回楚山,就有心筹建水军,但也就紧急改造出一批中小型排桨战船,还不足以编组成规模的水军战力。

当然,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楚山并无擅长水战将领,甚至熟练的水手船夫都没有几人。

徐怀在周桥新建船坞,除了缺少匠师外,造船木料砍伐下来需要阴干三五年才能造船,一时间也没有办法打造全新的大型战船。

淮川乃是水陆大邑,潢川、光山也皆临淮水,船运及造船业都要比楚山发达得多。

除开淮川等地舟船,徐怀这次将淮川等地的船匠、船工,都直接强征到楚山;淮川等地造船场的物料,也都一起运往信阳、周桥。

徐怀差不多等诸多总计可能超过两百万贯的物资,都清运一空之后,才最后率部撤离淮川,将一座残破之城扔给虏兵。

入冬以来,楚山全面进入战略防御,为保证前线的物资供应,内线建设被迫停止。现在从淮川等城撤出如此巨量的物资,楚山接下来除了保证前线作战需求外,内线建设也可以继续开扩下去。

不厚道的说,这次也可以说是“刘献跌倒、徐怀吃饱”……

  https://www.biquge8.com/39_39437/773379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