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将军好凶猛 > 第一百四十五章 离别

第一百四十五章 离别


“生死搏杀,你还有暇念及男女区别吗?你也不要有任何身份上的自恃,刀剑箭矢可都不认得你是郡主,还是鸟主!我此时虚拿伏蟒枪势,你再上伸手摸我身上的筋肉、骨骼,看与你运力发劲时那些细微差别……”

在徐怀看来,赤扈铁骑南下已成定局,现在等的就是看这滔天杀机何时引发,在之前他们除了暗中做些筹备,也没有能力做更多的事情。

西山安靖之后,徐怀也没有多事情要亲自负责。

诸多事务由柳琼儿、苏老常、徐武碛、徐武坤、潘成虎、郭君判他们分理;诸营将卒艰苦的操练,日常轮戍、换防也都由徐心庵、郭君判他们负责。

徐怀这段时间重新沉溺于武技之中。

萧燕菡过来有意讨教武技,徐怀也乐意教她。

萧燕菡的天赋非常强,自幼苦修不辍也打下深厚的根底。

不过,契丹皇族出身的她,又有萧林石这样的兄长照顾,自幼养成娇横、目空一切的性子,对陈子箫这些自幼传授她刀弓技击之术的强者,从根本上缺乏敬重,这也令她对武技的掌握,在很多地方都似是而非、存在一些细微的偏差。

不愿接受名师的指点,又缺少生死搏杀的淬练,这些偏差没有办法纠正过来,她怎么可能晋入真正顶尖的武者之列?

当然,此时契丹近乎族灭,残剩势力能不能在萧林石的率领下残喘延息还是未知之数,如此残酷的现状以及令人窒息的未来,也令萧燕菡的性情在一天天发生着蜕变。

曾目空一切的萧燕菡此时也变得更为沉稳、坚毅、刚强,反倒具备成为一名顶尖武者的基础了。

叫徐怀指点过数日,萧燕菡确实感受到以往诸多所忽视或者说感受不到的细微之处,提高很快,但要达到徐怀此时的境界,还需要时间。

徐怀现在直接叫萧燕菡上手,感受不同的层次,筋骨会有怎么的细微不同,要比言语描述方便直接得多。

萧燕菡心里也清楚,徐怀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突然率部南下,从此再无相见之日,或许她这辈子再也找不到能抹下脸面请教武技的人了。

而以她苦练二十年的基础,短时间想要有较大幅度的提升,上手去摸一名强者运劲发力时的种种筋骨微妙变化,比自己暗暗参悟、体会要直接得多、快速得多。

看到徐怀双手虚伸,似抓长枪在手之后,身体看似再无其他动作,但萧燕菡伸手贴住他的背脊,却发现他的背脊、筋骨却跟微沸的泉水一般,在转来转去、扭来扭去、带着微妙节奏感的律动着。

萧燕菡的手随着律动而动,发现徐怀全身的关节、筋肉,在任何一次发劲时似乎都拧成了一股……

“你将劲力上下都练通透了?韩伦说他潜往南朝吃了不少辛苦,在桐柏山静心苦练了两年,才进入这个境界,我还以为这是我们这个年纪无法达到的境界呢……”萧燕菡惊讶问道。

“技击之术,说到底还是以我们自身的筋骨为基础,怎么可能说四十岁才练到的境界,二十岁有着更坚韧、强健的筋骨却做不到?”徐怀说道,“二十岁无法练到这个境界,是练法有问题,又或者说前人所著述的拳经,本身就没能将道理吃透,只能将一些拳理似是而非的往玄奥处扯,使得后人修练反反复复的琢磨都难以吃透。有时候你筋骨已经练到一定的层次,却拘泥于似是而非的拳理,反倒成了障碍。说起这身椎如龙,说多了只会将人绕晕,即便练桩练也仅仅是基础,但练角抵最容易体会,我可以跟你搭一把手……”

“军候,我来与你角抵——这个我最拿手。”坐一旁玩了好几天棍子的牛二,听到有新的花式能帮助参悟拳理,立马打起精神来凑上前来。

徐怀强忍住将牛二踹下塬子的冲动,伸手搭到牛二肩上,说道:“你来试试也行,我看看你这些天有多大的长进……”

徐怀已经将浑身上下的劲力都练通透了,全身筋肉骨骼有如活过来一般,不需要多大幅度的虚招动作,就能叫劲力灵活无比的在身体里此起彼伏的窜动,三两下就将牛二攒足的劲力偏移到一旁,将他狠狠的摔倒在地。

牛二筋骨强健,泥地也摔不伤,就是吃了一脸的灰,他摸着脑袋困惑自语道:“我明明感到这几天有好大进步,昨天夜里还将燕小乙打得哇哇直叫,魏大牙那孙子压根就不是我对手了,怎么在军侯跟前就一点都不行了呢?”

“你什么时候能将这根木棍参透,你差不多便能与我过上两招了,这时候不要来妨碍我们!”徐怀没好气的指着墙角那根木棍跟牛二说道。

牛二硬力气并不比徐怀差多少,也自小苦练拳脚工夫,他生性憨拙,对筋骨的控制以及直觉反应,却比常人强不出多少。

徐怀将牛二留在身边充当扈卫,一直有意帮他加强这方面的修练,教他与诸扈卫多练角抵以及小巧功夫,效果也很明显,但这家伙这段时间陷入拳理之中难以自拔,武技非但没能提升,反倒退步不少。

徐怀只能用其他办法,帮他将这层障碍破开。

牛二捡起木棍,刚走出两步,想起一件事来,又转头跟徐怀说道:“魏大牙那狗日昨夜笑我名字粗陋,听着就像是乡巴佬,军侯你帮我新取一个名字吧!”

“哪那么多事,魏大牙他名字就好听啦?你别听他胡扯,你这名字好着呢,魏大牙懂个屁!”徐怀没好气的说道。

“二来二去的,有什么好的?”牛二嘀咕着不愿意走开。

“……”徐怀将木棍拿过来,在地上划出“風月”二字,问道,“这两字你此时应该都识得了吧?我把这两字的边抹掉,变成‘虫二’二字,是不是就有风月无边之意。你名字里的这‘二’,是不是就‘月无边’、‘月无涯’之义,怎么不比魏大牙的名字强一百倍?魏大牙要是再笑你,你便笑他没有学问。”

“好像是哦……”牛二摸着后脑勺,觉得徐怀的话很有道理,刚要离开不打扰徐怀继续手把手指点萧燕菡,转念又问道,“军侯,要是我名字改成牛虫二,或者牛二虫,会不会更威风一些?”

“……”萧燕菡憋着笑,差点岔过气去,忍不住说道,“你别听你家军侯耍你,我帮你新取个名字——你倘若能将劲力像你家军侯这般修练到全身筋骨通透的境地,在战阵之中必然有如崖山一般无人能摧倒,我看你可以拿崖山为名,立下宏愿。”

“牛崖山?”牛二琢磨着萧燕菡帮他新取的名字。

“我看不如牛二虫威风凛凛,”徐怀说道,“你想想看,以后在战场上,你上阵去单挑敌将,先大喝一声,‘牛二虫在此,哪个泼胆货色敢来与你二虫爷爷一战’,叫敌将都笑岔过气去,你可不就无敌于战阵之前了?”

“奶奶的,军侯你真是耍我!”牛二愤恨道,拿起木棍走去一旁,旁边扈卫都拿“二虫爷爷”唤他,牛二面朝院墙角落而站,谁不去搭理。

徐怀哈哈大笑一阵,有两名天雄军兵卒在两名桐柏山卒的引领下,登上塬子,走到徐怀跟前禀道:“禀徐军侯,曹统制有令函在此,还请一阅!”

曹师雄平时都不搭理朔州这边,突然传令过来,萧燕菡心里疑惑,却也避讳的没有直接凑头看过去。

徐怀拆开漆封信函,看了片刻后对传令来的军士说道:“我看过曹统制的令函了,朔州这边会如期遵令行事——你们到塬下栅寨找徐郎君去讨一封回执。”

让人将传令军士带下塬子,徐怀则直接将曹师雄的令函递给萧燕菡看,说道:“刘世中要从雁门出兵了!”

曹师雄在这封令函里要求朔州两日之后就出兵牵制金城之敌,虽然没有提及更多,但无疑代表两日之后刘世中会率集结于雁门的骁胜军、宣武军主力进入应州作战。

“我该回去了!”萧燕菡惆怅的说道。

刘世中率部出雁门北上之日,便是他们弃守应州西撤之时。

他们在应州的兵马加上诸部族人还有四五万,接下来还要尽可能说服大同境内的族人西迁,防范赤扈骑兵有可能会直接穿插到恢河北岸,甚至还要考虑赤扈人有可能会分兵进攻朔州北部的参合口——接下来徐怀可能仅仅需要在朔州按兵不动、坐观局势变化,但他们往后绝对不可能再有丝毫的轻松了。

只能就此告别了。

又或许从此之后再不能相见。

萧燕菡带上两名扈随,走下塬子,牵马离开栅寨,跨上马鞍沿着峁道往北疾驰,突然间想到徐怀前些天指点她武技时说,纵马驰聘之枪,欲使攒刺最强,身与马鞍必然是若即若离之势,才会有人马合一之感。

这瞬时,萧燕菡就觉得跨下的马鞍就像那只厚实的手掌,正若即若离的托着自己,令她忍不住回头看去……

  https://www.biquge8.com/39_39437/783566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