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将军好凶猛 > 第三十九章 心机算尽

第三十九章 心机算尽


徐怀歪过头朝柳琼儿看去。

柳琼儿还没有换回女装,将乌黑秀发挽成髻,扎着青布儒巾依门而立。

她的鬃角发丝有些蓬松,鹅蛋似的脸蛋都没有徐怀一巴掌大,这时候显得越发娇小;雪白脸蛋是那样的娇嫩,吹弹得破,透着晶莹剔透的光泽,修长的颈脖,下颔有着极美的曲线,鼻梁秀直,红润的檀唇微微抿着却像一团烈焰。

见徐怀看过来,柳琼儿还装出不在意的样子,美眸里流露出几分庸懒,过了好一会儿,见徐怀还盯着自己的看,她伸手摸着自己的脸颊,问道:“怎么,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你刚才也好一会儿没有吭声,就琢磨出这事来了?”徐怀问道。

“我就随口一说,你还当真了?”柳琼儿挥手掩饰笑道。

“你没事吃哪门子飞醋?”徐怀抓住柳琼儿滑腻的小手,要将她搂入怀里。

柳琼儿美眸瞪了一眼,嗔道:“光天化日之下,你还想调戏民女啊?”她见徐怀不松手,心虚的往院子里窥了一眼,忙闪身站到屋里来,认真的盯住徐怀的脸说道,“说真的,要不是考虑到王番有可能看不上你这个毛脚女婿,我觉得王萱却是配你,这桩姻缘对你,对铸锋堂也都有莫大好处——何况她的小心思,这时候也都在你身上呀。”

徐怀隔着布衫,双手落在柳琼儿纤盈的腰身上,见柳琼儿没有拒绝,手掌又还往下滑落些许,感受那挺翘处更为惊人的软弹,嘴里说道:“那小丫头片子,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你说说看,你跟她站一起,我眼睛瞎了会选她?”

“你现在还知道嘴上抹蜜骗人家,那是你年纪还小。等你再大两三岁,你要还这么想就见鬼了呢!哪个男人要有能力,不是满脑子想着三妻四妾、俱收兼蓄?”

柳琼儿手背到身后,抓住徐怀虎口满是厚茧的手掌不让他再往下抓去,说道,

“我不是跟你开玩笑,你不要觉得王番当你是一介武夫,有可能会瞧你不起,你自己就先退缩断这姻缘,那真就大错特错。王萱她明年就十四岁了,即便不会那么早出阁,但随着王禀相公复起,到时候上门说亲的也必然会踏破门槛——其他不说,朱家兄弟从进门来,贼眼就在王萱身上打转。他兄弟二人出身贵胄,又与王萱是表兄妹,倘若没有婚娶,有人站出来撮合她们亲上加亲,你到时候后不后悔?”

“不后悔,有什么好后悔的?”徐怀摇头说道。

虽说当世女子十三四岁嫁人很常见,但徐怀他自己则完全将王萱当小女孩子看待,更没有考虑过其他。

“我终究是逃不出你的手掌心,也没有想过要独占你,”柳琼儿说道,“王萱现在年纪还小,但等她再有二三年身子长开来,该有的都不会缺,绝对是万里挑一的容颜。再说了,你哪怕是为铸锋堂的未来着想,也不能放过王萱啊……”

“我以往跟你说的,你压根就没有听进去啊!”

徐怀想到郑屠刚才不满朱沆父子等人的出现会削弱他们对王家父子的影响力,这会儿见柳琼儿也是满心替他盘算婚姻有可能带来的政治利益,也是苦笑不已。

伐燕之战不知道多少人头落地,新浮现的记忆片段更预示四年后中原将倾覆……

不,滔天大祸的发生不会是在四年之后,而要更前。

四年后旧帝被掳、新帝南逃,在那之前中原必然已经被赤扈人的铁骑践踏得尸骸遍野。

而这个时间线推算,大越此次集结大军伐燕,夺取燕云等地以完善北部防线的战略预想,在既定的历史轨迹里绝不可能会实现。

要不然,赤扈人即便在今年底或明年初就成功越过大鲜卑山,攻陷契丹人的上京临潢府、中京大定府乃至东京辽阳府,也极难在明底后年初集结十数万铁骑突破阴山、燕山一线,沿太行山两翼的通道南下。

从时间线上推算,这次为朝野寄以厚望,云集于岚州的将吏几乎人人都以为胜券在握的伐燕之战,极可能会败得一踏糊涂。

然而这些他却无法说出口。

他只能先将这些烦人的杂念摒除出脑海,用大手抓住柳琼儿身后那两瓣丰翘,将她压到墙壁上,低头往那诱人檀唇吻去,说道:

“我觉得还是不能先放过你……”

“唔!嘤!”

柳琼儿终究使不出力气来,身子贴在徐怀的怀里,感受到他雄健宽广的胸怀,自己的气息却先乱了,在徐怀的手往她衣襟里伸进来时,才好不容易挣扎开,娇媚的瞪眼盯住徐怀,嗔骂道,

“你这是跟谁学坏了?竟然知道欺负人啦!你放开我,我还要去准备晚膳。王禀相公出身贫寒,不是讲究人,王番在域外也吃尽辛苦,应该不会太讲究,但朱沆父子却不是好伺候的。你以为郑屠、周景那两个莽货才做好这些事?”

“理他们作甚!今晚上宰两头羊就是厚待。谁他娘敢嫌东嫌西,小爷就直接掀桌子,谁的脸都不给,叫他们知道见识一下什么叫‘天下只有起错的姓名,断没有起错的诨号’,”徐怀不放柳琼儿走,抓住她的手坐到窗前,说道,“陪我说说话……”

“好吧,晚膳的事我不去管,等会儿看你怎么发脾气,”

柳琼儿坐到徐怀的大腿上,过了片晌,见徐怀定睛看着窗外的庭院走神,却没有说话,侧过身来,抱住他的头贴自己的胸脯上,柔声问道,

“你还是担心这次伐燕会失利?”

“我有很强烈的预感,伐燕一战我们会败得很惨,却死活看不出最大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徐怀哀声说道,“我怕自己任性,将大家的性命也害了啊!”

“不会的,桐柏山那么凶险,你都带着大家一一化险了,”柳琼儿柔声安慰道,“要不,我这次也女扮男装,跟你们一起出征,或许有可能帮你看出一些蹊跷来?”

徐怀就是守规矩的人,要是打顺风仗,他不惮直接将柳琼儿带身边,但伐燕一战注定凶多吉少,大军在敌境被打溃,他与徐心庵他们都不知道能不能顺利脱身,怎么可能带柳琼儿去冒这个险。

他都考虑让郑屠留下来,不随他们北征。

“咳!”郑屠探头看过来,涎脸笑道,“我看门开着,不碍着你们什么事吧?”

“有什么事情?”徐怀放柳琼儿站起来,问郑屠。

“这个朱县马让人过来说诸事都要麻烦我们照应,太过意不去,问能不能将东面几跨院子临时让给他们,他们来安排人收拾打理!”郑屠说道。

“将东面的跨院都让他们也好,省得委屈你们去做伺候人的事。”徐怀点点头,说道。

朱沆携二子与王番北上,除了自己能在仕途上有所作为,也必然是想着给两个儿子镀镀金,但都不忘贵胃之家的作派,换在其他时候,徐怀定然是瞧不上眼的。

他要是心情恶劣的话,这种破事理都不会去理。

然而在新浮现的记忆片段时,数千皇亲国戚及臣僚、子嗣被赤扈人俘虏北上,朱沆无力反抗,却能选择绝食身亡,这样的气节比那些贪生怕死之辈不知道要高出多少。

徐怀对朱沆也愿意给予必要的敬重跟方便。

“我们却没有什么委屈,就怕他们将客气当福气,将方便当随便了,”郑屠挨着门框又说道,“听他们说话的意思,还想着立即安排人去将郭君判、潘成虎喊过来——我琢磨了好一会儿,心里想他们未必就是嫌我们笨手笨脚吧?要照我说,我们应该找个机会打消他们这些念想,再说他们未必能在苛岚城住上几天,哪里需要这么麻烦啊?”

“你心眼越来越多了啊。”徐怀说道。

“这不是为爷您考虑吗?”郑屠涎脸笑道。

“真都是你自己琢磨出来的?”徐怀问道。

虽说郑屠牙尖嘴厉,也不满朱沆父子出现在王禀、王番身边,削弱他们的影响力,但徐怀不觉得他一时半会能想得更深。

“就是我瞎琢磨的啊;也就周景嘀咕着说我们对王禀相公有救命之恩,朱沆这种人不便将我们当作下人差使,却也不是会随随便便寄他人篱下的!”郑屠摸着头脑说道。

“你不要想太多,诸事先顺着朱家父子的意思去办;真要有什么不妥,我会跟你说的。”徐怀说道。

“那我就去照办啦?”郑屠临出廊下都还回头看着徐怀,希望他能改变主意。

“快去,快去,怎么一个个都那么多的心眼?”徐怀挥手催促郑屠快去。

柳琼儿看郑屠走出院子里还往这边张望,笑着跟徐怀说道:“这个周景却还挺会鼓捣事情的!”

在徐氏返归桐柏山的诸多老卒里,周景是仅次于徐武碛得徐武富倚重的,徐武碛主要负责族勇乡兵的操训,周景则主要是负责马场及骡马市的打点,  能力绝对不差。

不过,桐柏山匪乱期间,周景即便没有助纣为虐欺凌这边,但他出于种种顾忌,也始终都没有旗帜鲜明的站到他们这边来。

因此在徐武富父子死后,徐氏彻底为他们所掌握,周景、徐胜等人都为铸锋堂效力,但不受重视。

铺院这边虽然是周景负责,但这边的铺院在之前的布局里,仅仅是岢岚城里对外公开的一个联络点。

岚州这边的真正核心在铸锋山庄。

岢岚城内还有其他两处秘密联络点,甚至是周景都不知晓的。

“接下来我们在岚州,主要力量都可以转移到这里,你要是觉得周景可用,那便用起来吧!”徐怀说道。

以往在岚州,他们没有资格跟郭仲熊、岳海楼等蔡系正面抗衡,为防止万一,主要力量必然不能放到岢岚州里。

王番的到来,彻底扭转了这一局面,那在岚州的部署自然也要进行转变,苏老常他们也不需要继续留在铸锋山庄以防万一,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进驻到岢岚城里来……

  https://www.biquge8.com/39_39437/787527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