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将军好凶猛 > 第一百零二章 小人得志脸

第一百零二章 小人得志脸


“算了,还是不羞辱他们了,送他们几颗头颅当见面礼吧!”

徐怀挠了半天头,似乎决定照顾徐武富、徐武碛的面子,伸手将他马鞍几颗血淋淋的头颅摘下来,往寨墙那边扔过去,又喊道,

“徐忱那怂货,十多岁都还含着奶|头吮,胆儿忒小,都看到我们在跳虎滩杀贼如切瓜,还不敢上前来摘几颗头颅换赏钱。武坤叔说我以前蒙家主照顾,王相公、邓郎君又时时教导我做人要厚道。我今儿也算是阔达了,巡检司新编乡营,我是都将,晋龙泉都只能给我当副手,但我这趟赶来玉皇岭太匆忙,没有准备什么厚礼,这几颗头颅便送给徐忱,给他多买几个大奶子娘换着吮……”

说过这些,徐怀还有些得意的转身问藏后面不愿露头的徐武坤:“武坤叔,我这么做,王相公、邓郎君一定会夸我为人非常的厚道吧?”

徐武坤都不知道徐怀从哪里学来这装痴卖傻,却又能将人气吐血的功夫。

徐武坤还是有些畏惧徐武碛,看他站徐武富身后阴沉的盯过来,没心情配合徐怀表演,又往后缩了缩。

徐忱远远听着,虽然内心羞愤,但想到这莽货杀入贼众如切瓜剁菜般的凶悍,心里也早就怯了。

“除了送礼,你也得说明来意。”仲和到底是宗族出身,不忍心看徐怀百般羞辱徐武富,又出声提醒他道。

“要说来意啊!那还不是王相公、邓郎君想要征徐氏壮勇听乡营号令去杀贼,我说徐氏都是怂货,跑这一趟卵毛用没有,他们却骂我浑货,硬是催我来跑这一趟,这可真是为难我了,”

徐怀挠着脑袋,很不耐烦的跟仲和抱怨说道,

“徐族上上下下都是缩卵怂货,徐忱、徐忻这些孙子,十五个打不过我一个,他们哪里有胆出这龟壳子寨杀贼?我懒得白瞎这功夫,你去问他们敢不敢杀贼,赶紧回我们一句准话,莫要耽搁功夫!要是不敢,我们再送他们几颗贼人头颅,省得日后州县剿匪叙功,他们想吹个牛逼都心虚!”

见徐怀跟身边人说着浑话,又伸手将徐武碛马鞍旁挂着的两颗头颅摘下来,随手朝这边扔过来,还其准无比的就落在他的脚下,徐武富脸皮子气得都哆嗦起来。

然而在诸多族兵寨勇的注目下,他能说一个“不”字?他甚至都不能将藏在后面的徐武坤拎出来骂一顿。

“徐怀,你莫猖狂,这里还不是你这蠢货放肆的地方?”徐恒却按捺不住,指着徐怀厉声斥道。

“日你老母,你他娘再骂我一句试试,我他妈今日射不死你!你他娘还当爷今日仍是任你这狗货打骂的憨货不成?”徐怀暴怒将柘木长弓从马鞍旁摘下,横在身前,又取四支羽箭扣在手心里,青筋暴跳的朝身后众人下令,“都摘下弓弩给我对着这狗货——这狗货但敢再骂一句,给我往死射!”

仲和、唐盘、徐武坤、韩奇、唐青、唐夏几个,心里都在想,不至于搞出这样的火爆场面吧?

然而除了他们几个没有动作,也就几个刚从巡检司挑选出来的唐氏武卒也犹豫着要不要听徐怀的命令,然而乡营出来的近四十人,却毫不犹豫的摘下马鞍旁骑弓,齐刷刷搭箭开弦都朝寨墙之上的徐恒指去。

乡营所募之卒的底子比较差,但一个多月来,徐怀整日吃喝都跟他们在一起,每日出街市在淮源外围寻猎贼寇,徐怀持刀枪弓弩杀敌于战场之上,他的无敌形象早就深深烙印在众人心底。

一个多月来,徐怀粗鲁不堪又怎的?

底层将卒又有哪个是文雅清儒的?

他们敬重的永远是冲杀在前,能带着大家杀敌斩获战功的将帅。

而今日杀贼如切瓜剁菜,在他们心目当中,徐怀更是有如神明。

说实话,唐盘、仲和他们也只是觉得徐怀下令箭指自家族人,似乎有那么一些不大合适,却没有想过说要站出来拦阻他。

四十把骑弓齐刷刷对准过来,徐恒脸色吓得惨白,嘴巴嗫嚅了半天,没再敢吐半个字来,只是叫左右拿盾将他遮挡住。

要是其他人如此混帐,徐恒还能断定这只是在吓唬自己,他少不得还要说几句场面上的硬气话,但谁他妈知道这莽货脑筋里能不能用常理度之啊?

谁他妈知道他会不会真下令将自己射成刺猬啊?

左右族兵这时候也只是掣出护盾,将徐恒、徐武富、徐武富等人遮护住,也不敢有别的动作,就怕将徐怀进一步激怒。

徐武富、徐仲榆都气得直哆嗦,但也不敢挑衅说什么话。

大寇当前,他们不敢内乱是一方面,而再看这杀货马鞍那血淋淋头颅,真撕破脸血战,他们有几成胜算?

他们并不清楚徐怀今日袭杀贼众的细节,但知道在跳虎滩一带,有两千贼军聚集,潘成虎、周添、郭君判等人都是叫大姓宗族头痛十多年的顽寇。

徐怀杀他们如入无人之境,摘得四五十颗头颅全身而出,徐氏在此寨有四百族兵,真能讨得了好?

他们现在是一点自信都没有啊!

“我厚礼也送过了,该说的话也都说过了,你们还不打开寨门,烧几只上好的肥鹅、羊肉犒赏我们,还待怎的?你们可知道什么叫待客之道?”徐怀挥手示意众人将弓弩都收起来,抬头眯起来眼睛盯住徐武富看了一会儿,带着一脸疑惑的不满问道,“莫非还要我派人爬进寨子打开寨门?需要搞恁麻烦?”

徐怀半晌后见徐武富等人还没有动静,懒散的将身后殷鹏喊过来,说道:“他们一个个跟泥塑似的,都不知道是不是被雷劈了头,竟然忘了待客之道。你带两人爬去寨子里打开门来——这天都快黑了,咱们不能连口饱饭混不着,就回淮源去。”

殷鹏喊来两名混不吝、甲衣染血的兵卒,从马鞍旁解下两根钩索就往寨墙下走来。

殷鹏将钩索抛上墙头,牢牢扒住栅墙内侧,示意两卒拉住钩索先往墙头爬上去。

这处墙头有七八名徐氏族兵守在那里,他们哪里想到徐怀这莽货竟然看不懂这边紧闭寨门、将他们拒之在外的意思,竟然派三个混不吝的兵汉朝墙头爬过来了,他们要怎么样?

砍断钩索,将人推下去?

还是待他们爬上来,扣押下来?

要动起手来怎么办,他们七八人,真能杀得过这三名悍卒?

那些族兵完全没有主意,都慌乱的转头朝一旁脸色铁青的徐武富看过去。

徐怀虽然让其他人将弓箭放下,但他还将弓箭横在身前,徐武富哆嗦着声音都变形了,硬着头皮吩咐:“打开寨门!”

看着寨门徐徐打开,徐怀沉吟片晌,示意唐青、唐夏等人先率诸兵卒进寨子,他留徐武坤、唐盘、殷鹏、仲和在后面说话:“徐武富他们到底是缩卵怂货,那我们今天就叫他们缩到底……”

“不会吧!”听徐怀说过话,徐武坤、唐盘、殷鹏、仲和目瞪口呆的盯着他。

“天授不取反受其咎——韩奇,你过来,我有事安排你去做。”徐怀招手将韩奇到跟前来,吩咐他道……

…………

…………

北溪寨不大,纯粹为堵住贼军南侵、东进的通道而建,寨子里没有民宅,几排营房围住一座校场,徐氏平时就有三百多族兵扎驻在这里,盯住贼军在白涧河东岸的一举一动。

议事厅还算宽敞,但比较低矮,又没有什么窗户,天色还没有暗下来,厅里点了几支大烛,还是显得昏暗。

徐怀慢悠悠的走到议事厅前,他就站门口往里看了一眼,皱着眉头,说道:

“里面太闷、太小,总不能三四百人都挤进去吃喝——夜宴摆在外面的校场举行便好!唐盘,你们都别闲着,真当自己是客人似的,快去将里面的桌凳都搬出来!”

徐怀说什么话,徐武富、徐武碛他们可以不听、不理会,但是徐怀一点都不见外,差使唐盘、殷鹏几个去搬桌端凳,还能将他们手脚摁住?

“殷鹏,你们也别管那些马,在寨子里还怕丢了不成,谁他娘会偷我们的战马?你带着人将篝火点起来,多点十堆八堆篝火,照得亮堂些。再找不找,有没有铁矛,照三百人算,得找二三十根过来当烤羊架子?他娘的,这里是徐家庄,你们不自己动手,还要老子招呼你们?看寨子有没有肥羊,赶紧先捉二十头来宰!都别给我客气!”徐怀站在议事厅前,指使着殷鹏、韩奇、仲和带着人手便安排起篝火烤羊大会来。

“徐怀,适可而止吧,你莫欺人太甚!”

徐武碛看徐怀越闹越不像话,唐盘、殷鹏、仲和等带着人径直在寨子里忙碌,

他见徐武富已是忍耐到极点,他怒气冲冲替徐武富出头,上前将一名兵卒往外搬的长案夺过来,盯着徐怀怒目斥道。

“老子今天就是来欺人的,你们敢怎的!”

见徐武碛又跳出来拦他,徐怀“噌”的火头心起,走过去一脚将徐武碛摁住的檀木长案踹成两截,手抓住腰间的佩刀,盯住他暴怒骂道,

“老子在淮源带领乡营月余斩杀贼寇百余人,今日又在跳虎滩斩杀贼寇四十余众,如入无人之境,叫郭君判这些个悍匪不敢呲牙吱声,今日过来吃你们几头肥羊,你们一个个缩卵怂货,竟然还敢叽叽歪歪阻三挡四的,信不信惹急得老子,屠了你们?”

徐怀本就比徐武碛高出半气,一脚将檀木案踹断,气势更是将徐武碛压住,怒目罗汉般按住腰间佩刀,谁都不会怀疑,他下一刻就会拔刀斩出。

寨子里的族兵看到这一幕,也是鸦雀无声,只是站在一旁围观,没有人有胆气上前来劝说,更不要说有人敢像徐武碛站出来指责徐怀胡闹了。

这杀货就是胡闹,他们又能如何?

“武碛!”徐武富哆嗦着,但还是上前按住徐武碛要拔刀相向的手,“你便当他小人得志,且看他能折腾出什么花来!”

“滚到一边去,别碍着我小人得志!”

徐怀他就恨徐武碛为虎作伥,这时候训斥也毫不留情面,也不介意摆出小人得志的脸面来。

叫徐武富死死摁住手,徐武碛最终还是不满的甩开他的手,退了一旁,喘着粗气……

  https://www.biquge8.com/39_39437/790179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8.com